您的位置: 宁德资讯网 > 美食

两个兽首和60架空客飞机

发布时间:2019-10-12 16:30:54

两个兽首和60架空客飞机

奥朗德是中国新领导层上任后首位来访的西方大国元首。

37小时的行程,皆大欢喜。

但两国公众的关注点明显不同。

法国媒体看到的是:从60架空客飞机订单到主权债务,从核电到法国电影,“推销员”奥朗德的中国之行力求让中法经贸关系达到平衡。

中国公众看到的是:这个公开带着女友访问的西方大国元首,在中国最需要朋友的时候高举着密切双方经贸关系的大旗来了。期间,法国皮诺家族宣布向中方无偿捐赠流失海外的圆明园青铜鼠首和兔首,随后感动了中国——当年白求恩也曾靠不远万里支援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为自己祖国加拿大赢得了人气和好感。

相对于捉摸不定的萨科齐,中国人似乎更喜欢正常的奥朗德。中国人民其实对来华六次的萨科齐不薄,曾在2007年一下子决定采购了价值数倍于奥朗德的空客,但后来由于其在中国举办奥运这样的大日子伤害了整个民族的情感,影响了合同的执行,甚至连上任总统希拉克抢在沃尔玛前面推动在华开设的家乐福也受到爱国青年的抵制。

聪明的西方政客都明白:要想赢得中国人的好感,就不能伤害其情感,毕竟从鸦片战争开始,曾经的天朝上国迅速衰败,在全民族心里烙下难以磨灭的屈辱和伤痕。靠改革开放35年积累的成就去彻底治愈,还远远不够。

再加上法国是民主国家,奥朗德即使浪漫得可以和“第一夫人”懒得结婚,却无法违背选民意志——从萨科齐那里赢得政权算是险胜:52%对48%

。而公众选择他不是因为其浪漫,而是希望靠他左翼理念拯救经济。

他的外交之行便充满感情换利益的意味。

在选战中豪情万丈的奥朗德很快发现自己坐在了火山口上——过去1个月新增失业人口322.5万,失业率高达11.5%;2013年经济增长率根据IMF的预测为-0.1%,意味着经济将面临金融危机以来的二次探底;2012年公共债务增加至1.83万亿欧元,占GDP的90.2%。法国《费加罗报》2月28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他的支持度降到了30%,成为1981年以来法国“最不受欢迎”的总统。

据法国相关机构披露,中法贸易额达到400亿欧元,但法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270亿欧元,相当于法国GDP的1%,法国外债的40%。

面对各界,奥朗德竟和西哈努克有几分神似——笑容可掬,彬彬有礼,像一个充满善意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在会上多次强调“政治与经济关系密不可分”,并透露,政治方面的伙伴关系“所需的规则”在此行过程中“又再一次确定”。面对富有挑战的提问“你在中国还敢吃鸡肉吗”,他在会上用“是的”作答。面对上海交大的学生,他这样表白:在短短30年间,中国能够跻身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的位置,是无可比拟的进程。邓小平先生说过的“摸着石头过河”方法,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地方都可以利用。

作为一个正在快速崛起的国家,中国在彻底改变着现有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也经常遭遇莫名的误会和敌意,国人遇到这样的肯定会内心普遍很爽。[1][2]下一页毕竟有萨科齐翻脸的前车之鉴,随行企业还带来了对法国人无足轻重但对中国人非比寻常的圆明园兽首中的两个——青铜鼠首和兔首。要知道,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它们都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将铜质兽首从石身上砸下来带走的,回来不仅见证祖国的强大,更是中法友谊又谱新曲的标志。

这些被赋予特殊情感的兽首由意大利籍清朝宫廷画家郎世宁设计,清宫廷匠师制作,十二生肖形象的12件兽首人身像以八字形分列在喷水池两旁。说破大天就是外国人精心设计的12个水龙头。但在唯利是图的国外拍卖机构策划推动下,针对中国人的情感营销学操作得相当到位,各类爱国商人蜂拥掏钱,再借助中外媒体放大,使这些在中国流失海外文物中的丑小鸭直接加冕了国宝王冠。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发布微博直陈:“圆明园十二生肖水龙头只是见证圆明园被八国联军掠夺、焚毁的历史见证,一上拍卖会就被称为‘国宝’,欠妥。特别是把外国人做的水龙头称为‘国宝’,更是欠妥。对它们要有正确的认识,尤其是对它们的艺术性更应该有一个基于中国美术史的正确的认知。”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说,他希望兽首回归圆明园,但藏于国家博物馆“比较符合老百姓的期待”。

法国人甚至整个欧美深谙这样的期待,并巧妙地迎合这样的期待

,进而转化成本国人民的期待。

中国人渴望尊重、理解、承认、肯定,西方人也直截了当:利益。

法国毕竟是西方有影响的大国,60架空客背后毕竟还有很多助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深入合作——除了解禁军售和真正大制造的核心技术外,应用技术和高端制造的牵手还是有明显进展。一位资深外交家说,个别缺乏合作机会的欧洲小国,便轮流在欧洲议会提出反华提案,等着中国政府救火——虽然这些摩擦不会伤及中欧关系大局,但中国人民的情感被伤害的后果是严重的,结果只能靠满足其不正当利益诉求来消弭民愤。

奥朗德满载而归,难得地获得了本国媒体一致的好评。他讨好了中国人的情感

,获得了丰厚的利益回报。

因此,两个兽首的回归是法国人的胜利:160年前,英法联军靠野蛮的征服掠夺了我们的财富,今年他们利用和平年代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仍在用自己祖上的战利品获得扩大贸易、赢得利润的可能。

但中国人围绕圆明园兽首回归发出的欢呼令人困惑:160年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会有越来越多的流失文物回归国内,但同时,更有大批的文物古建在城市化工业化的浪潮中被毁灭彻底走入历史;这说明这个时代已经进化到全民爱收藏爱文物有修养呢?还是仅仅停留在一雪国耻的情绪化躁动中?

100多年前巨大的屈辱史,如同全民族内心深处一个已经结痂却难以愈合的伤痕,形成了一个集体无意识:渴望被世界表扬、肯定,不管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我们可以撑起天大的面子去赢得别人无比廉价的喝彩,却往往不去下大功夫寻求真正让世界尊重,让西方敬畏的现实通道。

与其为失而复得的兽首欢呼,不如去积极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的国民能如此完好地保存异国抢来的文物?如同巴黎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为了保存古都风貌,又建了一座新城,而北京的城墙和四合院都几近绝迹。(石述思)

前一页[1][2]

微店怎么绑定公众号
微店店主版
公众号小程序开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