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资讯网 > 育儿

魔装 第六四九章 大圈套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8:23

魔装 第六四九章 大圈套

“我来看看”另一个修行者叫道,随后他凑上前,用指尖搭在了胡忆璐的脖颈侧,仔细感应了片刻,又翻开胡忆璐的眼皮,随后他的神色变得黯然了,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救了……”

气氛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本来能得获一场天大的功劳,现在功劳不翼而飞,反而有可能遭受惩罚,换成任何人,心情都会糟到极点。

“真的没救了?”伊浅梦低声道。

“伊大人,孩子的心脉已经断了,别说是我,就算太上在这里,也是救不了的。”那修行者苦笑道。

“你们跟我来”伊浅梦道,随后转身向着船后走去。

几个修行者不明所以,默默跟在伊浅梦身后,走到僻静的地方,伊浅梦左右看了看,缓缓说道:“事已至此,只能用下策了。”

“伊大人,您有办法?”几个修行者露出惊喜之色。

“办法当然有,不过我们要统一口径,免得到时候出现疏漏。”伊浅梦道

“大人,您说,我们都听您的。”一个修订者急忙道。

“我们成功把孩子带出来了,不过,他们四月的人行事不密,被千奇峰的武士察觉,最后贺兰远征亲自带着人追杀,我们拼死力战,总算逃了出来,可是,孩子已经被误伤了。”伊浅梦道

几个修行者面面相觑,这样说有什么用?该受处罚的一样逃不掉。

“但,贺兰远征可不知道孩子已经死了,千奇峰出现大变故,有成千上万只火豹袭城,他不得不回去支援。”伊浅梦道。

“大人,您的意思是……”一个修行者反应比较快,立即明白了伊浅梦的意思,旋即用力一拍大腿:“大人果然智深如海,就这么办了”

“确实是个好办法。”另一个修行者说道:“不过……四月的人如果拒不承认,又反咬我们一口,该怎么做?”

“反咬我们一口?我会给他们机会?”伊浅梦冷笑道:“贺兰远征亲自带着人追杀我们,如果我们一点伤亡都没有,是不是太假了?”

几个修行者你看我、我看你,终于明白了伊浅梦的意思。他们行事是没有任何破绽的,各尽其职,一切都很顺利,但四月的人行事不慎,引起了贺兰远征的注意,然后带着人追杀他们,他们拼死反抗,加上千奇峰有大变故,贺兰远征无心恋战,匆匆退去,不过,四月的人都战死了……

这样,他们不用承担任何,都怪四月的人行事不小心,能做到这等地步,他们的表现已经很完美了。

“如果贺兰远征看出那孩子已经死了呢?”其中一个修行者喃喃说道。

“他不会看出来的。”伊浅梦道:“他根本不知道我们带走了谁,否则怎么可能放过我们?”

“有些道理……”那修行者点头道。

“你们记住了,贺兰远征绝对没看出孩子已经死了,懂不懂?”伊浅梦道:“如果没有影响到太上的计划,我们都有功无过,如果让太上改变了主意……那我们可就要倒霉了这点道理,你们都懂吧?”

“明白、明白。”那些修行者纷纷点头。

“去,给我把铁锚搬过来。”伊浅梦道。

一个修行者走到船尾出,扛起铁锚走了过来。

“把这孩子绑在铁锚上吧。”伊浅梦又道。

那几个修行者立即明白了伊浅梦的用意,他们用铁索把胡忆璐的双脚绑在了铁锚上,然后抬起铁锚要往海里扔。

“等一下。”伊浅梦突然道,随后走上来脱掉胡忆璐的小鞋子,又把脖颈处的项链摘掉,接着翻找片刻,发现没什么好拿的了,便点了点头。

“大人,这是要做什么?”一个修行者不解的问道。

“你傻么?以后要去找那胡忆晴,总该有些信物的,口说无凭啊要不然她凭什么相信胡忆璐在我们手里?”另一个修行者插道。

“没错。”伊浅梦露出赞许的笑意。

嗵地一声……铁锚被扔进海水中,接着,铁链也被割断了,断掉的铁链哗啦啦作响,也砸落进海水里,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一个修行者退后几步,扫视着周围,又看向远方的暗月城,眼神闪烁不定,他要记下这个位置。

“大人,我们现在就动手么?”刚才发问的修行者再次问道。

“你会驾船么?”伊浅梦摇了摇头:“不急,等我们快到惊涛城了,再动手也不晚。”

渔船远走了,在几十米深的海水下,突然散发出微微的亮光,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从隐秘的礁洞中游了出来,快速靠近胡忆璐的尸体,那正是宝蓝。

下一刻,宝蓝抓起铁锚,借着铁锚的重量,她扭转身形,双脚踩到海底,然后努力向回走去,又钻入了礁洞。

礁洞里还有一个人,是何平,他看到宝蓝,立即迎上前,抱住了胡忆璐的尸体,而宝蓝长长吐了一口气,随后低下头小心的解开了铁索。

“药呢?”宝蓝问道。

“在那边。”何平向一边努了努嘴。

宝蓝快步走过去,拿起地上的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接着把丹药放在自己口中,用力咀嚼了几下,随后撬开胡忆璐的嘴,用舌尖把药液一点点顶进去。

“这药……不会对你有害处吧?”何平问道。

“岳十一说了,这是解药,对我们的身体没什么害处。”宝蓝道。

“那你也得小心一些。”何平道:“那帮家伙可靠不住,魔蛊宗啊……里面没什么好人”

“你听没听说过诛神殿?”宝蓝一边用指尖弹着胡忆璐的鼻息,一边问道

“听说过。”何平道。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宝蓝道。

“和魔蛊宗是一丘之貉。”何平道。

“你啊要小心祸从口出哦。”宝蓝道:“在你师尊面前,说说魔蛊宗的坏话,或许没有事,敢骂诛神殿,你就要挨揍了”

“为什么?”何平愕然道。

“其实……应该可以告诉你了。”宝蓝道:“闻小姐就是诛神殿的,敢骂师母,不揍你揍谁?”

“真的假的?”何平显得非常吃惊。

就在这时,胡忆璐突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宝蓝和何平对视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

宝蓝用手掌在胡忆璐的胸口轻轻拍打着,脸带喜色,轻声道:“成了……

“幸好是成了”何平苦笑道:“万一出现意外,以后真不知道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小晴了。”

“你千万要控制好自己,绝对不能让胡忆晴看出什么。”宝蓝正色道:“先生说过多次了,我们这次的对手狡诈残忍到了极点如果小晴知道了些什么,十有八九会被人看出破绽她什么都不知道,为如何选择而痛苦煎熬,才有可能骗过他们”

“我懂,可是……师尊这么做……太难为小晴了。”何平轻声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宝蓝道:“先生说,他已经隐隐猜到往生殿的总殿是谁了,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等到往生殿总殿出关,世间无人能挡得住他的锋芒,所以一定要抢在前面,先毁掉往生殿总殿的羽翼如果是我们把他们引过来,可以轻易给往生殿造成重创,如果是等他们准备好了,全力奔袭千奇峰,那我们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连师尊都不是那总殿的对手?”何平惊道。

“先生说了,他现在还不行。”宝蓝道:“就算是贺兰大圣重返人界,也未必能挡得住那总殿。”

何平呆愣了片刻,喃喃说道:“师尊的压力一定很大吧……”

“先生总是这样的,把压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好了,不说这些了。”宝蓝叹了口气:“其实啊,这也是小璐的福缘,她今天吃了这么多苦,以后先生一定要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呵呵,你可能又会多一个小师妹的。”

“这是好事。”何平道:“对了,计划怎么又提前了?”

“不知道,我也是手忙脚乱的。”宝蓝道:“何平,去把人抱出来吧。”

“好。”何平应了一声,接着打开了一边的箱子,箱子里装满了冰珠,冰珠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和胡忆璐年纪相当,容貌也有些相像,不过,那小女孩似乎已经死去多时了,肤色已变得发灰。

宝蓝把胡忆璐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于于净净,接着都穿在了那小女孩身上,随后又拿起铁索,绑住了小女孩的双脚。

“你先带着小璐上去,小心一些,暗月城里或许还会有往生殿的眼线。”宝蓝道:“我去把铁锚放回原位。”

“嗯,我知道。”何平点头道。

宝蓝又把小女孩绑在铁锚上,接着抱着铁锚钻出了礁洞,等她把铁锚放好,返回来时,何平已经走了,宝蓝抱起一块礁石,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随后细心的拂去地面上留下的痕迹,把那口木箱扛在肩膀上,倒退着向上走,每走上几句,都要停下来,把脚印抹掉。

如果是平常的事情,用不着如此谨慎,但这一次千奇峰要对付的是藏龙卧虎的往生殿,苏唐再三强调,一定要做到完美。

辽宁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蚌埠治疗阳痿费用
江门治疗妇科方法
沈阳妇科
蚌埠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